刑法「中止犯」之「重要情節」觀察與定論-己意中止?未了未遂?




▍壹、爭點問題


📌 Q1:

被告持刀喝令李女交付錢財,因李女表示錢置放在車上,被告乃喝令其前去取款,當李女朝前方停車場行約二、三步後,因路人前來旁觀,被告隨即揮舞手刀並向觀眾表示「看三小,沒看過搶劫嗎!」等語,即行離去現場,被害人李女亦趁機駕車逃離,被告是否出於己意中止犯行?

*是否仍有遂行性、自願性之判斷;恐覺自己被發覺、時機不成熟?


📌 Q2:

上訴人著手強制性交之際,被害人甲女立即表明「正值生理期」,上訴人即停止強制性交而未得逞,是否屬於己意中止犯行?

*是否構成外界障礙之重要情節


📌 Q3:

上訴人闖入八旬甲女家中,對其上下其手,然最後因甲女「強力反抗」並「苦苦哀求」,而放棄強制性交行為,究竟應論處「中止未遂」或「障礙未遂」?

*是否仍有遂行性之重要情節


📌 Q4:

被害人甲女受被告強制性交之過程中,極盡反抗能事(咬破被告嘴唇、手指),被告憤怒而掐其脖子,即將窒息之際,放棄抵抗,隨後向被告表示「自己六十多歲了」,行為人聽聞後覺醒,而放棄犯行,是否得應論處「中止未遂」?

*是否該當己意中止之重要情節


📌 Q5:

被告陳某欲竊取被害人車輛時,適因該車之汽車防盜「警報器大響」,因憚於失風被逮乃作罷放棄而未能得逞,係屬「中止未遂」或障礙未遂?

*探究所謂擔心犯罪被發覺、被逮補之中止


📌 Q6:

何謂未了未遂與既了未遂?本件被告持刀刺傷被害人背部1刀之際(造成深度15公分傷害併及腎臟),因旁友人勸喊「不要再刺了」,因而停止離去,是否符合中止犯要求?

*反省「主觀理論」之弊端


▍貳、適用法條


🔑 刑法第27條(中止犯、準中止犯)

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者,減輕或免除其刑。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同

前項規定,於正犯或共犯中之一人或數人,因己意防止犯罪結果之發生,或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適用之。


▍參、實務判決


一、《膽小如鼠之西瓜刀強盜案》

案號:最高法院刑事判決98年度台上字第2391

案由:強盜案件


📌 Q1:

被告持刀喝令李女交付錢財,因李女表示錢置放在車上,被告乃喝令其前去取款,當李女朝前方停車場行約二、三步後,因路人前來旁觀,被告隨即揮舞手刀並向觀眾表示「看三小,沒看過搶劫嗎!」等語,即行離去現場,李女亦趁機駕車逃離,被告是否出於己意中止犯行?

*是否仍有遂行性、自願性之判斷;恐覺自己被發覺、時機不成熟?


👮🏻‍♀️ 檢方上訴意旨:

刑法第27條之中止未遂犯,必其未遂之原因,在一般經驗法則上,非得以預期,純係出於行為人之己意而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者,始得謂為中止未遂犯;故如因外界情狀之改變,致行為人認為其行為已被他人發覺,或者相信其行為必定會被發覺,而在主觀上感到必須停止犯罪之實行,應屬障礙未遂。依原判決之認定,被告持西瓜刀揮舞喝令被害人李燕珠把錢拿出來,李燕珠表示錢放於車上,被告乃喝令李燕珠去拿錢,李燕珠遂朝前方之停車場方向前進,被告亦緊跟於身旁,二人走約二、三步後,被告持上開西瓜刀朝右前方十幾步路遠之電線桿揮舞西瓜刀,並對在旁邊觀看之民眾說「看什麼,沒看過搶劫嗎!」等語,才朝該電線桿方向離去,且被告於第一審法官訊問:「後來是否看見附近有民眾觀看,故持西瓜刀朝觀看民眾之方向跑去,且質問『你們在看什麼,沒看過搶劫嗎!』等語,李燕珠見狀,旋趁機逃至車上而駕車逃離現場?」被告答稱:「我那時候是有拿刀向民眾的方向揮舞一下,並說『你們是在看三小』(台語)」等語,可見被告當時係發現有民眾觀看,因擔心事跡敗露,而向民眾揮刀,且李燕珠於被告向民眾揮刀時已趁機逃至車上,隨時可駕車離去,非被告所能追及,被告始停止其強盜犯行之續行,其並非出於己意而中止,自應屬障礙未遂。原判決認係中止未遂,有適用法則不當及認定事實與卷附證據矛盾之違誤。


✂️ 段落摘要:

@ 主張案例情節係被告不得不放棄犯行,實非出於己意而中止。

@ 中止犯之成立,必須未遂原因,在一般經驗法則上非得以預期(經驗預期理論)。


👨🏻‍⚖ 審判長判決:

中止未遂,係指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而言。至於中止未遂與障礙未遂之區別,在於行為人實行犯罪行為後之中止行為是否出於自由意志,為決定中止未遂與障礙未遂之區分標準,若行為人非因受外界事務之影響而出於自由意志,自動終止犯罪行為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無論其終止係出於真心悔悟、他人勸說或自己感覺恐被發覺、時機尚未成熟,祇須非因外界事務之障礙而使行為人不得不中止者,均為中止未遂;反之,倘係由於外界之障礙事實,行為人受此心理壓力而不得不中止者,即非出於自由意志而中止,則屬障礙未遂。


✂️ 段落摘要:

@ 只須行為人非因「外界障礙」所影響而出於自由意志之自動終止是。

@ 縱令不屬於真心悔悟、或有他人勸說或自己感覺恐被發覺、犯罪時機尚未成熟,亦可謂己意。


被告對著電線桿揮舞西瓜刀之處,離李燕珠停車處僅十步路,可以看見李燕珠上車位置,被告若仍欲繼續強取財物,自可返身追去,然被告自行跑往電線桿處揮舞西瓜刀後即行離去現場,未再返回,李燕珠得以離開現場,係因被告先行跑離現場,被告係在無任何障礙事由介入下,出於己意自行中止強盜之犯意及行為,雖被告於對著電線桿揮舞西瓜刀時,對在旁邊觀看之民眾說「看什麼,沒看過搶劫嗎!」等語,惟當時被告係決定不搶後,走到電線桿時,始發現該處有民眾在旁邊觀看,亦據被告陳明,益見被告當時先己意中止強盜犯意後,始發現該處有民眾在旁邊觀看,並非因發現旁邊有人在看,擔心事跡敗露,始不敢搶,並不影響被告中止犯之成立。依上,原判決乃認被告係中止未遂,因而依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減輕其刑,適用法則並無不當。


✂️ 段落摘要:

@ 被告離被害人停車處僅十步路(很近),若仍有意繼續行盜,自可反身追去;

@ 然被告自行跑往他處後,即行離去,未再返回,使得被害人得以離去現場。

@ 認定情節事實係被告先放棄犯行,始發現民眾在旁觀看,尚非不敢因此行搶而放棄犯行者。


👨🏻‍💻 筆者評析


本案上訴人檢察官與本審法官雙方,雖就被告犯案過程的事實情狀有不同看法,此乃事實與證據考察問題;惟雙方對於「己意中止」之判斷要點尚無差異,與學說「法蘭克模式」所提出的「即使我能,我也不願」意旨相同。祇於「可能性」之認定方法,互相補強爾。換言之,不論是檢察官論述之「經驗預期理論」,或本審採用之「自主動機理論」,咸以「法蘭克模式」為基礎,而進一步推論的判斷理論


值得注意的是,本審判決理由指出行為人縱然「感覺恐被發覺、時機尚未成熟」而中止犯行,仍能該當己意中止而非障礙未遂,是否悖離「自主動機」理論?非必然矣,祇須非因『外界障礙』事實存在,即非影響行為人自願動機(自願、自由意志)者,自屬己意而中止。


例如,著手時行竊盜行為之際,警鈴大作,行惟人感覺恐被發覺、逮捕、失風,而放棄犯行者,自非出於己意。準此而言,法蘭克模式所謂「我能,而我不願」吾人得萃取出雙重要件,其一「能者」謂之可行性,其二「願者」謂之無所障礙,而自願、自由意志即是。至於本案承審法院認為被告出於己意中止,乃核查被告先著手強盜行為之際,自覺放棄或覺察民眾趨近惟恐事發(我認為此情較能合乎經驗),只要沒有積極事證指出有人表現出報警、民眾喝令等外界障礙,毋寧係被告反悔實行犯行,放行被害人離去,而尷尬地慢步離開現場(此即我設題所謂膽小的強盜之由來)。故行為人「己意中止」與否應側重「障礙事實」存否之判斷,不可片段取義,失之真實。


 

二、《竊賊起色強姦因月事而放棄案》

案號: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4934號

案由:強盜等罪案件


📌 Q2:

上訴人著手強制性交之際,被害人甲女立即表明「正值生理期」,上訴人即停止強制性交而未得逞,是否屬於己意中止犯行?

*是否構成外界障礙之重要情節


🙋🏻‍♂️ 上訴意旨

甲女於檢察官訊問時及第一審均一再指稱,上訴人一直要拿錢,並說拿不到錢要強姦等情,顯現上訴人本意在取得財物,所指要強姦甲女云云,用意在恐嚇甲女而已,不能因此認為上訴人有強制性交之犯意。扣案竹筍刀、雨衣、手套,經刑事警察局鑑定結果,均未發現指紋。原審未予調查,亦未有任何證據可憑,竟說明上開竹筍刀等證物有經清洗等污染證物之情,上述鑑定結果,不足據為有利於上訴人之認定,於法不合。上訴人於原審陳明其於測謊鑑定時,因之前有施用毒品,擔心被採尿送驗,心情十分緊張,可能影響測謊鑑定結果之正確性,願意再次接受測謊鑑定。又原判決認定甲女表明其正值生理期,上訴人即停止強制性交而未得逞。則上訴人加重強制性交行為,究係障礙未遂或中止未遂,仍有疑義。原審就上情均未予調查明白,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違法。原判決徒憑甲女顯有瑕疵存在之單一指訴,未有其他補強證據可佐,即遽為不利於上訴人之認定,於法有違各云云。


✂️ 段落摘要:

@ 首先否認有強制性交之犯行,僅承認意在取財(入居竊盜)。

@ 既然原判決認被害人甲女「正值生理期」,伊即停止強制性交而未得逞,究竟係障礙未遂或中止未遂?仍有疑義。


👨🏻‍⚖ 審判長判決

刑法上所謂中止未遂,依刑法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前段之規定,係指行為人已著手於犯罪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因之未發生犯罪之結果而言。倘行為人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並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而於結果尚未發生前,其停止犯罪行為,經驗上乃可預期之結果,為通常之現象,就主觀上之行為人立場論,仍屬意外之障礙,應為障礙未遂而非中止未遂(本院七十三年五月十五日七十三年度第五次刑事庭會議決定(一)參照)。


✂️ 段落摘要:

@ 參照最高法院73年第5次刑庭決議(經驗預期理論之來源):

@ 倘若行為人放棄犯行,係經驗上可預期之結果,為通常現象,乃屬「障礙未遂」。


依原判決認定之犯罪事實,上訴人已動手脫除甲女之外、內褲至大腿處,並撫摸甲女之胸部,其於得知甲女正值生理期,始停止以其性器官進入甲女之性器官,已難認上訴人有自己中止加重強制性交行為之意思。又不以男性之性器官進入正值生理期女性之性器官而為性交行為,係一般男性之通常觀念及作法。上訴人得知甲女正值生理期,因此僅對甲女為撫摸胸部之猥褻行為,而停止對甲女為加重強制性交行為,為通常之現象,自屬意外之障礙,而非中止未遂。原判決認定上訴人加重強制性交行為,係屬障礙未遂,並無不合。又稽之卷內資料,上訴人及其指定辯護人於第一審、原審均未主張上訴人加重強制性交行為應成立中止未遂,原審因而未就是否成立中止未遂等情,予以調查、審酌,難認有上訴意旨所指調查職責未盡之違誤。


✂️ 段落摘要:

@ 依原審之事實認定,上訴人已著手強制性交行為,其得知甲女「正值生理期」始停止性器侵入;

@ 難認有自己中止(非己意)意思,自屬「障礙未遂」。

@ 蓋正值生理期不為性交行為,乃一般男性通常觀念與作法。

@ 肯定原審裁判上訴人乃「障礙未遂」自屬合法。


 

三、《毒蟲警醒放棄性侵阿嬤案》

案號: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4934號

案由:強盜等罪案件


📌 Q3:

上訴人闖入八旬甲女家中,對其上下其手,然最後因甲女「強力反抗」並「苦苦哀求」,而放棄強制性交行為,究竟應論處「中止未遂」或「障礙未遂」?

*是否仍有遂行性之重要情節


🙋🏻‍♂️ 上訴意旨(蔡烏粽):

原判決說明上訴人因甲女反抗並苦苦哀求,受心理壓力而不得不停止對甲女為強制性交行為,因而認定上訴人並非出於己意而中止對甲女強制性交,屬障礙未遂,無適用刑法第27條中止未遂之規定減免其刑之餘地。但當時甲女獨自在家,周遭並無鄰居,又甲女當時已年近八旬,若上訴人對之實行強制性交行為,甲女苦苦哀求或反抗,均不足以對上訴人造成心理壓力,如上訴人執意繼續為強制性交之犯行,應無不能之情形,益證上訴人停止對甲女為強制性交行為,應係出於己意而中止,得適用刑法第27條中止未遂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定。原審不查,竟謂上訴人非出於己意而中止對甲女強制性交行為之實行,亦有調查未盡與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云云。


✂️ 段落摘要:

@ 原審判決以為伊因甲女反抗而苦苦哀求,導致其心理壓力不得不放棄強姦行為,乃障礙未遂。

@ 惟甲女年近八旬(80多歲)獨處家中,若伊執意為之,並「無不能」情形,自屬己意而中止。

@ 原審裁判有調查不足與「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 原審理由:

證人甲女(即被害人),於警詢時證稱:案發當時,乃一個人在家看電視,不料突然遭被告蔡烏粽突然從背後抱住並上下其手。甲女於過程中不斷反抗、哀求、拒絕,並闡明年事已高:「我已經八十多歲了,不願作這種見笑代(台語)」,不欲做此等事情。然被告卻以「不要緊,我喜歡妳」、「我不嫌妳老,妳不舒服,我跟妳用一用就會好了」回應,且同時強拉甲女至房間門口。最終經甲女一直反抗、不欲進到房間內,蔡烏粽才放手,自己走出其家門離開。其在家自己一人看電視、聽收音機,突然被人從背後雙手抱住,抱住其的人就是蔡烏粽,開始用他的雙手摸其的乳房,然後又用一隻手摸其的下體,當時其很害怕,告訴蔡烏粽不要這樣,蔡烏粽告訴其「不要緊,我喜歡妳」,並要強拉其進入房間,其一直反抗,並告訴他,其已經這麼老了,請他去找別人,蔡烏粽說「我不嫌妳老,妳不舒服,我跟妳用一用就會好了」,後來,他還是一直強拉其要進房間,經其一直反抗,到了房間門口,其死命不讓他拉進去,並一直反抗說不要,蔡烏粽才放手,自己走出其家門離開了, 在其反抗過程,他還是一直撫摸其乳房及下體等情,再於偵訊時亦證稱:蔡烏粽要找其進房間,其拒絕他,並告訴他「我已經八十幾歲了」,他回答不嫌其老,說其有他的緣,他喜歡其,其還是堅持不要,其說不要做丟臉的事,其兒子在社會上,其先生已過世5、6年,若要做的話,早就做丟臉的事了等語。足見被告顯已著手於對證人甲女之強制性交行為之實行,其停止對證人甲女性交,係因證人甲女言語動作之反抗並苦苦哀求停止等拒卻之動作,受此心理壓力而不得不中止,益徵被告並非出於已意而中止,而應屬障礙未遂甚明。


✂️ 段落摘要:

@ 被害人甲女證稱,當時自己一人在家看電視,被告突然自後方雙手環抱並撫摸其胸部及下體;

@ 伊於過程中不斷反抗、哀求與拒絕,其中闡明自己年紀八十多歲了,不願做這種見笑代(台語:丟臉事件之意)。

@ 被告已達著手強姦之階段,因甲女言語動作之反抗並苦苦哀求,使被告受有心理壓力不得不放棄。


👨🏻‍⚖ 最高法院:

刑法上所謂中止未遂,係指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者,以及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而言。至於中止未遂與障礙未遂之區別,在於行為人實行犯罪行為後之中止行為是否出於自由意志,為決定中止未遂與障礙未遂之區分標準,若行為人非因受外界事務之影響而出於自由意志,自動終止犯罪行為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無論其終止係出於真心悔悟、他人勸說或自己感覺恐被發覺、時機尚未成熟,祇須非因外界事務之障礙而使行為人不得不中止者,均為中止未遂;反之,倘係由於外界之障礙事實,行為人受此心理壓力而不得不中止者,即非出於自由意志而中止,則屬障礙未遂。


經查上訴人於侵入甲女住處後,已著手對甲女強制性交行為之實行,其嗣後停止對甲女繼續實行強制性交之行為,乃因甲女為維護名譽奮力拒卻與持續反抗,方見無法得逞遂不得不放棄,並非上訴人出於己意而中止,仍應屬障礙未遂,非中止未遂,自不得適用刑法第二十七條中止未遂之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上訴意旨指稱其因己意而中止對甲女為強制性交行為,得適用中止未遂減輕或免除其刑之規定云云,係對於原判決已說明之事項,以自己之說詞,所為之指摘,並非適法之上訴第三審理由。


✂️ 段落摘要:

@ 行為人終止犯罪行為,不論係出於「真心悔悟、他人勸說、感覺恐被發覺、時機尚未成熟」,只要非因『外界障礙』不得不終止者,均屬中止犯。

@ 查上訴人侵入甲女住處後著手強制性交行為,因甲女奮力拒卻與持續反抗,方見無法得逞而放棄。

@ 並非出於己意而中止,乃屬「障礙未遂」。


👨🏻‍💻 筆者評析


探究「中止犯」要件該當與否,最高法院闡明具體個案中是否存在「外界障礙」事實,而不論行為人是否因為「他人勸說、真心悔悟、覺恐被發覺犯罪、時機不成熟」之論理,無非係以「客觀事實」推論行為人主觀動機思想,是否出自「自主動機」。換言之,因外界障礙事實存在,而不得不放棄者,乃屬「他主動機」,與己意中止要件未合,而非自願、自由意志,要屬有理。惟查本件甲女於性侵過程中,法院所謂不斷反抗情節,非無可議。


蓋甲女以其智慧「哀求」行為人,亦有「拒卻」行為人之撫摸及強拉入房動作,仍未見積極證據指明「客觀障礙」事實或「奮力反抗」事實存在,亦即立於一般人觀念或經驗,按其情節,設想行為人當下是否必須放棄?難謂毫無合理懷疑。自強制性交罪本質,乃違反被害人性自主意願,受有被害人拒絕、反抗,一般人當可預期,應以行為當下是否具有「可行性」與「無所礙障」,即前述所謂「法蘭克模式」雙重要件解析。上訴人對八旬老人實行強制性交之犯意,順遂性非無可能,第察甲女抵抗之過程,不至形成客觀障礙之程度(諸如入房上鎖、拿起武器喝令、致電報警、呼喊救命使鄰人查悉等情節,可謂該當),縱然,性侵害八旬高齡婦女惡行難容,但中止未遂與被害人年齡無涉,不得斷章取義,抵免法院發現真實之義務。閱讀至第四案毒蟲攀牆入室性侵案,可幫助大家理解,筆者所謂客觀上有所障礙之情形。

 

四、《毒蟲攀牆入室性侵案》

案號:最高法院109年度台上字第290號、高雄高分院109年度侵上更一字第1號

案由:妨害性自主等罪案件


📌 Q4:

被害人甲女受被告強制性交之過程中,極盡反抗能事(咬破被告嘴唇、手指),被告憤怒而掐其脖子,即將窒息之際,放棄抵抗,隨後向被告表示「自己六十多歲了」,行為人聽聞後覺醒,而放棄犯行,是否得應論處「中止未遂」?

*是否該當己意中止之重要情節


🙋🏻‍♂️ 公訴意旨:

乙某(即一審被告吳銘祥)於民國108年2月28日凌晨0時許,前往友人梁智程位在高雄市三民區同盟三路之住處(地址詳卷),並在該處與梁智程一同施用第三級毒品愷他命,其後乙某向梁智程表示欲借用該處4樓房間休憩,經梁智程同意後,乙某即前往4樓房間。詎料,乙某竟於同日凌晨1時許,基於侵入住宅強制性交之犯意,自梁智程住處之4樓房間陽台,攀爬至梁智程之隔壁鄰居即代號AV000-A108015號女子(真實姓名、年籍資料詳卷,下稱A女)之住處(地址詳卷)4樓陽台,自該陽台侵入A女住處內,下樓至A女位在上址1樓之房間,適A女正在房間內熟睡...。


乙某上前以臉部靠近A女之臉部,欲親吻A女,A女因而驚醒,向乙某稱:「你要幹什麼?」,乙某出手摀住A女之嘴巴,要求A女不要叫,並以另一手壓住蓋著棉被之A女肩膀,使A女無法動彈,A女因而掙扎抵抗,乙某則向A女恫稱:「不要叫,再叫就殺死妳,我知道妳家沒有人,只有妳1個」等加害A女生命、身體之言詞,A女聽聞後仍持續反抗,惟乙某亦持續對A女施以強制力,試圖親吻A女,及將手伸入A女之衣服內,撫摸A女之上半部乳房,A女趁乙某欲對其親吻之際,咬傷乙某之嘴唇,A女與乙某在抵抗掙扎當中,雙雙跌落床下,A女再趁乙某摀住其嘴巴的手稍微鬆開之機會,咬傷乙某之手指,乙某乃掐住A女之脖子,迄A女幾近窒息時,經A女妥協不再呼救,乙某始鬆手,乙某並向A女表示:「我給妳10萬元,妳跟我做愛」等語,然因A女向乙某稱其業已60餘歲,乙某出於己意停止強制性交行為之實行而未遂,並自行開門離去,返回梁智程之住處。嗣經A女將上情告知在住處3樓睡覺之其夫即代號AV000-A108015A號男子(真實姓名、年籍資料詳卷,下稱B男),並報警處理,由據報到場處理之警員於同日凌晨2時15分許,在梁智程之住處內逮捕乙某而查獲。


✂️ 段落摘要:

@ 被告乙某於某夜12點施用毒品後,攀牆侵入隔壁鄰居家中,對獨自熟睡的A女實行強制性交。

@ 當乙某親吻A女及撫摸其身體之際,A女抵抗而「咬傷」其嘴唇、手指。

@ 乙某隨以掐住A女脖子,迄A女幾近窒息時,「A女妥協不在呼救,始而鬆手」。

@ 乙某立即表示願給錢財,希望順利性交,然A女回稱自己已經六十餘歲了!乙某始「己意停止」而離去。


👨🏻‍⚖ 最高法院:

原審判決事實係以被告甲某見A女於房內熟睡,認為有機可乘即上前強吻及壓制A女肩膀,使其無法動彈,因A女掙扎抵抗,被告甲某即恫稱:「不要叫,再叫殺死你。」A女聽聞後,仍持續反抗,並咬傷被告甲某手指,甲乃掐住A女之脖子,迄A女幾近窒息時,經A女妥協不再呼救,甲始鬆手,並向其表示「我給你10萬,妳跟我做愛」等語,然因A女向甲稱其已60餘歲,甲始出於己意停止強制性交犯行,並自行開門離去。惟其是否因A女之年齡而影響其繼續強制性交之犯意?依一般人之觀點,於存在該等情形時是否通常不會繼續其行為?此攸關障礙未遂或中止未遂,自有究明之必要,原審未予釐清,逕認被告係中止未遂,即嫌率斷。


✂️ 段落摘要:

@ 評論原審判決認為屬於「中止未遂」尚嫌率斷。

@ 理由係以「一般人觀念」於存在該被害人年紀60餘歲情形,是否通常不會繼續行為?原審未予釐清。


👨🏻‍⚖ 高雄高分院(更審理由):

按「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因己意中止或防止其結果之發生者,減輕或免除其刑。結果之不發生,非防止行為所致,而行為人已盡力為防止行為者,亦同。」,刑法第27條第1項定有明文。此即中止未遂(中止犯)之規定。所謂「因己意」,僅須出於行為人自願之意思,而非受外界足以形成障礙之事由或行為人誤以為存在之外界障礙事由之影響,即足當之,至於動機是否具有倫理性、道德性,則非所問。簡言之,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後,「縱使得以遂行,卻不欲遂行」、「縱使欲遂行,卻不得遂行」,前者為「因己意」中止,後者為「非因己意」中止,乃屬判斷中止未遂、障礙未遂區別之基本標準(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109號判決意旨參考)。


✂️ 段落摘要:

@ 重申法蘭克模式「即使我能,我也不願」及自主動機理論「無外界障礙」之內涵。

@ 如為「不欲遂行」乃因己意中止;如為「不得遂行」乃非因己意中止,屬障礙未遂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