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醫療訴訟中「舉證責任」之大補帖

壹、民事訴訟法之舉證責任「原則」及「例外」


1.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 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 ,此即舉證責任之分配原則。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如遇有特殊情形,仍貫徹此一原則,對於該當事人顯失公平時,即不受此原則規定之限制,此為該條但書「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之立法意旨。 @ 舉證責任原則與例外。 @ 遇法律別有規定或依情形顯失公平者。

2.是以,倘有該條但書所定,依其情形顯失公平之情事,僅不受上述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之限制而已。亦即,於斯時該當事人之舉證責任 ,究應減輕或予以免除?或轉換由他方當事人為之?法院應本於誠實信用原則,斟酌各種具體客觀情事後,以為認定。 非謂因此得將舉任責任一概轉換予否認其事實之他方當事人負擔,始符公平正義之本旨。 @ 舉證責任之免除、減輕或轉換。 @ 法院本於誠實信用原則為之斟酌。

3.民事訴訟如係由原告主張權利者,應先由原告負舉證之責,若原告先不能舉證,以證實自己主張之事實為真實,則被告就其抗辯事實即令不能舉證,或其所舉證據尚有疵累,亦應駁回原告之請求(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917號判例意旨參照)。 @ 舉證責任專業例稿。

4.次按實體法上之規範可區分為二大類,其一為「基本規範」或請求權規範,另一則為「對立規範」。凡能於當事人間發生一定之權利者,即為基本規範,亦即權利發生規範(或稱權利根據規範)。 所謂【基本規範】可理解為實體法上之請求權基礎(如民法第767條、第184條等),主張權利存在之人,應就權利發生之法律要件之該當事實為舉證; 而【對立規範】則包括以下: (1) 權利障礙規範(或稱妨害規範),指權利成立之初即妨礙其權利之發生效力之規定,如民法第71條、第72條、第87條等。 (2) 權利消滅規範,指實體法上使已發生權利歸於消滅之相關規定,如民法第309條、第310條、第334條清償、免除等。 (3) 權利排除規範(或稱受制規範),指實體法上對於權利人之權利行使,得由相對人主張一時阻卻或永久阻卻權利行使之規定,如民法第264條、第144條等。 而於基本規範獲證明後,則主張對立規範存在之人,即負有舉證之責任。 此即舉證責任之基本原則,學說稱之為特別要件分類說(或規範說),此亦為實務上之通說(最高法院44年台上字第75號民事判例意旨、69年度台上字第380號民事判決意旨參照),民事訴訟法第277條之規定,亦應本諸上開說明以為解釋。 @ 規範理論將構成要件分作「基本規範」與「對立規範」。 @ 對立規範包括「障礙、消滅、排除」規範。

5.在侵權行為之場合,民法第 184 條第 1 項前項規定侵權行為以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為成立要件,故主張對造應負侵權行為責任者,應就對造之有故意或過失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 58 年台上字第 1421 號判例意旨參照) 。 @ 說明侵權行為之舉證責任分配: @ 權利人就他人「故意或過失」負舉證責任(可歸責性)。

6.在債務不履行之場合,債務不履行之債務人所以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係以可歸責之事由為要件,故債權人苟證明債之關係存在,債權人因債務人不履行債務(給付不能、給付遲延或不完全給付)而受損害,即得請求債務人負債務不履行責任,如債務人抗辯損害之發生為不可歸責於債務人之事由所致,即應由其負舉證責任,如未能舉證證明,自不能免責。(最高法院85年台上字第844號判決意旨參照)。 @ 說明債務不履行之舉證責任分配: @ 債權人應先證明「債之關係存在」及受有損害。 @ 債務人就『不可歸責』於己應負舉證責任(源自民法第225條之抗辯或對立規範)。

7.在醫療訴訟,如病患對醫院提出債務不履行之主張,其依據多為民法第227條之「不完全給付」。揆前所述,病患(債權人)自應證明有債之關係存在,並因債務人不履行債務而受有損害,醫師則(債務人)抗辯自己不可歸責,則自應由其負舉證責任。 其中「醫療有無疏失」固為醫師可否歸責之判斷依據,然在醫師舉證自己並無疏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