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 Law Teng Corporation   

  • Facebook的 - 白圈
  • YouTube的 - 白圈

所有類別          判決分析         系統教學         法律科技

法騰法學願

2017年6月16日

探討竊盜罪「既、未遂」之認定標準

一、竊盜罪之基本介紹:


1.按「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刑法第320條1項定有明文。


2.又竊盜罪既為財產犯罪,其處罰的目的即在於保護他人的財產利益,而該受保護之法益並非法文所指稱之「動產」,蓋動產係作為法益之表徵而成為行為客體,此際法益保護關注的焦點應在於「持有人與動產之間的持有關係」,刑法上的持有是現實的概念,是對財物的實力支配關係的形成,其要素有二,其一為「持有意思」(對財物為事實上支配的意思,該意思對於財物內容無須到達特定具體,對時間及場所僅須有包括性意思即可),其二為作為該意思客觀表徵的「支配事實」(支配的手段、方法、態樣,財物放置的場所,財物的種類、性質、形狀,所適用的社會通念的內容),是持有狀態的存否須為綜合性考量,依社會通念為判斷(新竹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 101年度易字第42號參照 )。
@ 他人持有狀態存否之認定。
@ 保護法益為他人對物之持有關係。


3.竊盜罪既遂與未遂之區別,應以所竊之物已否移入自己權力支配之下為標準。若已將他人財物移歸自己所持,即應成立竊盜既遂罪(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509號判例參照)。
@ 竊盜罪既遂之認定。
@ 財物已進入實力支配下者為既遂。


4.所謂「著手」,固係指嫌犯對於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或構成犯罪之事實)開始實行而言,於侵入竊盜究以何時為著手起算時點,依一般社會觀念,咸認行為人以竊盜為目的,而侵入他人住宅,於以眼睛搜尋財物時,即應認與竊盜之著手行為相當,可認為已著手於竊盜行為之實行(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4341號、93年度台上字第1011號裁判意旨)。
@ 竊盜罪「著手」之認定。
@ 以眼睛搜尋財物。

二、具體案例 - 竊盜罪「著手」之認定重點:


(一) 新竹大潤發大賣場竊盜案(新竹地方法院 - 101年度易字第42號 - 請點我

 

1.查本件事發地點為一大型賣場,其內陳列各式商品,任由顧客於賣場內自行挑選、拿取商品、放置於購物籃(車)或握持於手中,顧客於通過結帳櫃檯之前,得於賣場內自由拿取或放回商品,甚而在通過結帳櫃檯之際,仍得向賣場人員表示放棄對某種商品之交易,而賣場內商品縱得由顧客自行拿取,惟賣場經營者對於賣場內未經結帳之商品仍有包括性的持有意思,且依賣場內商品之陳列方式、位置、數量、分類均由賣場經營者決定,亦不允許顧客在賣場內逕予消費使用商品,如顧客有毀損、消費之情形,賣場人員得當場要求顧客結帳之經營模式,堪認賣場經營者對於其內商品係具有支配事實,尚不因顧客在賣場內拿取(或破壞)某項商品,即對賣場經營者之於商品的持有關係產生影響(但顧客直接拿取食品食用下肚之情形不在此列)。

應先判斷賣場對商品「持有狀態」是否存在。

說明賣場管理商品之特別規則

認為被告尚未破壞賣場經營規則

2.筆者結論:依賣場經營規則,行為人若僅將商品放入賣場所指定之購物車或購物籃內,尚無破壞賣場對商品之持有關係 (仍在賣場持有狀態中)之具體危險者,自非竊盜之著手階段。反之,如果放置入自己的包包、口袋或破壞賣場商品之防盜措施者,則已逾賣場經營者持有意思與支配事實之範疇。

(二) 車內之財物竊盜案A ( 臺灣高等法院 - 103年度上易字第1872號 - 請點我

1.本件被害人等之前揭車輛,於案發之際既均上鎖,依一般社會日常生活經驗及論理法則,被告「徒手」拉取「已上鎖」之車門,並無法打開車門。彭榮景於原審亦證稱:案發當天其看到被告在撬車門,「疑似」在拉扯、轉動,但又打不開的樣子。被告試圖拉開2台車之車門,但都沒有打開等語(原審卷第95頁及反面)。故被告於案發之際,既無法開啟車門,又如何進入前揭車輛內竊取物品?甚或發動引擎竊取前揭車輛?亦即在客觀上尚難認被告已「著手」竊取前揭車輛。

徒手拉取已上鎖之車門

尚無破壞他人車內持有之具體危險

2.筆者結綸:本件被告無法以「徒手」開啟「上鎖」之車門,難認其得以進入車內並對於該車輛及車內之財物造成危險,故被告尚未「著手」竊盜。換言之,被告之行為「尚無破壞車主對財物之持有支配關係之具體危險」。

(三) 車內之財物竊盜案B(臺北地方法院 - 97年度易緝字第220號 - 請點我

 

1.認本件被告攜帶客觀上構成兇器之行竊工具 (螺絲起子、鐵絲、老虎鉗),欲竊盜汽車內部財物 (車內之錄音帶),而接近、探試車門是否上鎖,並進而物色財物之際即遭巡邏警員查獲及逮捕,客觀上已確實開始搜尋財物,而足認定其竊盜行為之著手。

被告攜帶特殊工具竊盜

認已有破壞他人車內財物持有之具體危險

2.筆者結論:被告攜帶特殊工具行竊,雖僅於車窗外「物色財物」及「試探車門」是否上鎖,然已堪認有破壞他人持有關係之具體危險,其已著手竊盜行為。

(四) 火車站月台販賣亭竊盜案(高雄地方法院 - 99年度易字第1427號 - 請點我

1.就被告持鐵鉗欲將鐵捲門門鎖勾開之行為,客觀上對於受保護法益、行為客體所產生之危險狀態而言,上開販賣亭為坐落於月台上之簡易獨立鐵皮建築結構,內部為面積狹小之開放空間而無任何隔間,四面僅以鐵捲門作為與外界之區隔,且鐵卷門內即緊鄰貨架陳列供販售之各式商品等情,有卷附案發地點現場照片8張及監視器攝影擷取照片2張可憑(見警卷第21至25頁)。

@ 販賣亭僅以鐵捲門作為外界區隔

2.是以,若被告順利開啟販賣亭之鐵捲門後,上揭販賣亭內商品財物即直接暴露於被告眼前,可供其直接竊取,客觀上實毫無任何其他障礙可阻止其犯罪計畫之實現,故被告於上揭時、地持鐵鉗欲勾開鐵捲門門鎖之行為與加重竊盜構成要件之實現間,客觀上實具有時間、空間上一貫接連性之密接關係,而可認定該勾開鐵捲門門鎖行為,已對於被害人就販賣亭內財物之支配狀態業已產生直接危險。

鐵捲門一經破壞足使販賣亭內之財物產生直接危險

3.筆者結論:被告持鐵鉗勾開僅以鐵捲門區隔之販賣亭,已對於被害人就販賣亭內財物之支配狀態業已產生直接危險,該當竊盜未遂。​值得注意者,由於本案被告偷竊月台販賣亭已有多次經驗,非初次接觸販賣亭之竊盜犯,對之格局、防盜設備(僅鐵捲門)知之甚詳。

注意行為人之行竊經驗足資判斷危險性

(五) 侵入爭鮮餐廳竊盜案(臺北地方法院 - 105年度審易字第2029號 - 請點我

 

1.由陳岳宏駕駛不詳車牌號碼之車輛,載被告與吳中文至左列店面後,由陳岳宏在後門口把風,由吳中文以腳踹開店內後門,與被告一同入店內,即因警報器響起,放棄行竊而離去,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第4款、第2項之結夥三人以上、毀壞門扇竊盜未遂罪。

行為人等已破壞門扇並侵入店內

2.總結:被告等人破壞餐廳後門並進入店內,已有接近並物色財物,足認有破壞店家對財物持有之具體危險,可達竊盜未遂階段。另應注意,加重竊盜罪之著手,仍應以普通竊盜行為之著手為是。

侵入店內可代表財產已生直接危險

🔎 筆者分析:

1.在實務裁判上「竊盜著手」之認定,咸常以「靠近、物色財物」認已達竊盜未遂階段。換言之,即屬「有破壞他人對財物持有關係之直接危險/具體危險」之行為展現。此具體危險之判斷上,因行為人之手段、特殊背景、是否攜帶工具、行竊場所之防盜密度有所不同。

具體或直接危險的判斷應綜合評量

諸如行為人手段、特殊背景(慣竊或高手)、是否攜帶工具、場所防盜程度。

2.至於「他人持有關係存否」之認定,仍須綜合社會通念判斷,如揆前賣場竊盜之案例,若行為人將欲竊取之商品放入賣場指定之購物車或購物籃內,仍在賣場經營者所管領之範圍內(賣場經營規則),除有破壞之具體危險展現時,尚不能予以竊盜未遂罪相繩;倘若行為人持賣場商品,至收銀台附近或準備闖關之際,此時可認已達破壞之具體危險程度,屬未遂階段;甚至行為人已於賣場內破壞商品之防盜措施者,因已破壞賣場管領規則,應當竊盜未遂。

三、具體案例 - 竊盜罪「既遂」之認定重點:

 

(一) 工廠「接地線」竊盜案

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 105年度上易字第585號 - 請點我

1.物之體積與重量,往往影響竊盜既遂未遂之判斷,重量巨大而難以移動之物,要達到足以導致支配權移轉之掌握階段,顯較小巧之物困難,通常尚須有其他措施(例如以車輛或其他裝備加以裝運)。

客體體積與重量為既遂之判斷因素

注意竊盜時是否有其他配套措施,如車輛。

2.至於體積小且重量輕微之物,只要行為人一經掌握,即可視為支配權轉移。本件接地線,尚屬體積小且重量輕微之物,故而當被告剪斷接地線後握取在手時,該接地線即已在被告實力支配之下,被告該加重竊盜犯行已然既遂,故被告陳稱其此部分所為應屬竊盜未遂等語,容有誤會。

行為人持握體積小且重量輕之接地線。

3.筆者結論:該竊取之「接地線」體積尚小、重量輕微,被告將之持握於手中,即已該接地線具全面性的掌控支配,應認被告已達竊盜既遂。

(二) 「白鐵染紗盤頭」竊盜案

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 102年度上易字第376號 - 請點我

1.查本件被告如事實欄第二項之犯行,雖已將放置於上址和明公司工廠內之白鐵染紗盤頭5支搬至該工廠內之鐵窗旁,惟尚未將之搬離該工廠,即為告訴人和明公司所雇用之勞工帝司、伊利諾2人發覺追呼,被告見狀旋跳出鐵窗逃逸等情。

2.又因上開白鐵染紗盤頭5支重量甚重,且約160公分,長度亦非短,故並非易於搬運,被告當日尚須以1根1根搬運之方式而將之搬運至上開工廠內鐵窗旁等情,業據被告自承在卷(見原審卷第39頁),證人莊清煉於警詢中亦稱上開白鐵染紗盤頭5支每支約20至30公斤重(見警卷第147頁),另依現場照片所示(見警卷第47頁),被告著手竊取之白鐵染紗盤頭5支確實非短,足認該白鐵染紗盤頭5支確均具有相當之重量、長度,被告無法將之隨身藏放而取得穩固之實力支配。

偷竊客體為白鐵染紗盤頭5支重量太重

被告尚難任意搬運而未達實力支配程度

3.筆者總結:被告著手竊取之白鐵染紗盤頭重量甚重、長度非短(重量巨大而難以移動之物),被告徒手搬運不易,尚無全面性掌控支配該物,未達竊盜既遂之程度。假設,被告將白鐵染紗盤頭搬至貨車或者其他輔助設備之鄰近點時,當可認為已達可全面性支配地位。

尚未達全面性掌握之程度

(三) 超商「喉糖、罐頭」竊盜案

士林地方法院 - 105年度易字第357號 - 請點我

1.所謂持有支配關係,僅需對該物擁有事實上之管領力,即為已足。所謂破壞、建立新持有支配關係,解釋上亦無庸使本人對該物之管領力完全喪失殆盡,只需在事實上受到重大阻礙,難以順暢行使,即足當之。

只須他人難以行使對物之管領力即可認持有受之破壞

因他人尚須以積極行為奪回

2.查被告將綠得超涼青草喉糖1罐、愛之味鮪魚片罐頭1罐置入隨身包包內藏放,使之處於隨時可移動之狀態,堪認其已破壞被害人對該物原有之持有支配狀態,致被害人難以行使管領力,並進而將之置於自己實力支配範圍內甚明,縱因林玉萍發覺其行止有異而注意監視,仍無解於竊盜既遂之罪。

可隨時移動竊取之物

縱有店員監視無礙既遂之成立

3.筆者結論:被告將竊取之喉糖、罐頭置入隨身包包內,使之處於隨時可移動之狀態,已可掌控該商品之實力支配,自已達竊盜既遂,至於店員是否跟蹤監視在所不問。

(四) 家樂福「休閒鞋」竊盜案

高等法院臺南分院 - 98年度上易字第457號 - 請點我

1.一般購買商品時,需將商品拿至結帳臺結帳,由收銀人員以專門設備取下防盜釦後,刷條碼結帳,方能完成購買結帳程序,被告逕行將未結帳之休閒鞋上之防盜釦取下,並套穿於腳上,以該休閒鞋係穿於被告腳上且無防盜釦以觀,結帳人員已無法知悉該鞋係家樂福賣場所有而需結帳付款之商品,是此時該休閒鞋已置於被告權力支配之下而既遂,即被告於將該休閒鞋上之防盜釦取下而換穿在腳上時,顯己將該贓物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之下而既遂,縱被告早已為賣場管理人監控中,亦不影響其竊盜既遂之認定。

被告已換穿上竊取之休閒鞋

店家已無法辨識商品所有權歸屬

店員之監控無礙既遂之成立

2.筆者結論:以一般購物程序觀之,被告穿著無防盜扣之休閒鞋,已使店員無法從外觀辨識該商品是否須結帳,已竊盜既遂;縱使被告將防盜扣取下之過程均以在賣場人員之監控下,仍無礙既遂之認定。

🔎 筆者分析:

1.竊盜既遂與否,實務係以行為人是否「將竊取之物置入自己實力支配下」為斷。個案中常以物品之體積、重量加以認定,如體積小且重量輕微者,經行為人持握即可達「全面性的支配掌握」而既遂;反之,重量巨大而難以移動者,行為人則可能尚須其他輔助措施,如有車輛接應。

2.於賣場竊盜案例中,行為人於賣場內將商品放入背包內或換穿上未經結帳之衣物,使該商品隨時可移動、店員無法辨識商品所有權歸屬之狀態,此時自可認已達既遂之程度,縱有店員監控行竊過程,仍無礙既遂之認定。

未遂與既遂之認定

​判決分析

30次查看

1